简体繁体
县委 人大 征服 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要闻动态>今日定安

张岳崧为官的“清正廉明”

时间:2017-10-12    

    中国历史文化名村高林村村后的山岭上,有条北向的官道,是当年张岳崧高中“探花”骑马回乡经过的小道,因张岳崧和村人多学优而仕,后人便继续用青石板铺设完善,足有数里之长,并不断赋予新的内涵。人们不禁要问,海南历史上唯一的探花郎张岳崧“官道”有何借鉴?

  科考风俗代代传承的“重教”家族,是张岳崧成才为官的土壤。“由宋而元而明七百载孝友家风尚冀炽昌光盛世;自闽而琼而定二十传诗书门第敢云阀阅启高林。”这是张岳崧手撰悬挂在张氏宗祠里的对联。《琼州府志》曾记载张岳崧之父张基伟对于儿子们教育的用心:“敦笃持躬,友爱诸弟,平生不出一欺人语,不作一亏心事。乡里矜式,教子义方。”

  诚正操守的“本理德义”,是张岳崧为官亲民的品质。张岳崧时刻心怀“君子检身,常若有过”的谦诚态度,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可谓为官“本理德义”之至:之本在于为官一场,造福一方;之理在于讲奉献;之德在于清廉;之义在于明法。此一品质何来?缘于张岳崧生长在一个“耕读传家”诗书门第。张岳崧既不是读过书的农庄主或较富裕的自耕农,也不是有文化而不愿做官,或不能做官的隐士,而是这样一个朝廷官员:他饱读儒家经典,却敢于冲破儒家的传统,非孔子周游列国时老农所指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孟子“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之辈,而是身为朝中官员博古知今,深明“为政必先究风俗”、“观风俗,知得失”、“致良知”的历代君主恪守的祖训;他深明《家训垂劝》(震蕃撰,《张氏族谱·家训·序言》)“事有一二人为之创,而化于一族之中。教有传于十数世之前,而风于数十代之后者,风俗是也。故仁里为美,智者择之居。今日而欲还醇于古,则家法不可不严也”,他践行王阳明的“致良知”(“致知”和“实行”),没有标榜“书香门第”,“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爱民如子,执法如山。

  在殿试中嘉庆皇帝提出:对《周易》的见解,对《礼仪》的看法,用人之道和储贮之法四条制策。张岳崧在保和殿殿试闭卷一天的《殿试对制策文》里,引经据典,“《周易正义》取之《诗》首‘二南’,皆文王之化。然《诗·谱》以‘周、召’分圣贤,所谓圣人治其难,贤人治其易耳。”“皇上示义利之衡,重清廉之选,服古入官者,可不争自濯磨乎?”“仓廪之谋,厚民生即以正民德。士传经学,家习礼仪,官有慈惠之师,农乐盈宁之庆,共祝圣寿之无疆!”……他稽古论今,从容应对,以殿试第三名中探花就见其初涉政坛的思想端倪。

  张岳崧历任要职,勤政廉政。他把《官箴》列为族谱十则家训之首。内容饱含“读圣贤书,任国家事,全力服务社会,身受父母教养恩惠而回报社会,恭敬地做好自己供奉的职务”“清廉、谨慎、勤奋的当官条件;才能、智慧、勇敢的政务资格”“官民地位去尊卑观,子女般对待平民”以及“节俭保廉,时记贫寒”等“为官”思想。定安县儒学教谕宋夏在《前湖北布政使张岳崧崇祀乡贤实录》中称,张岳崧“仕官数十年未尝增置产业,敝庐数椽足蔽风雨而已。”他的儿子张钟彦也在《澥山公行述》中称,张岳崧“归田后未尝增置产业,敝庐数椽,仅蔽风雨,取容膝可安之义,颜以‘容安山馆’。”

  试答张岳崧“官道”,不可不究何以成才、何以为官、何以为人?不难明白:百载孝友家风、廿传诗书门第的“耕读文化”是其成才之“才道”;“诚正操守,克绍先民”是其为官之“官道”;“嘉言懿行,资坊表之乡邦”,“茂德清操,树仪型于名教”是其为人之“人道”。张岳崧此“三道”总有“诉不完的思念,道不尽的衷肠”,亦南溟之“奇特”唉。

  (本文作者为张岳崧后人,海口市教育研究培训院高级讲师,海南省张岳崧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转自海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