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繁体
县委 人大 征服 政协
当前位置:首页>要闻动态>今日定安

寻找最美乡村--醉美三滩

时间:2014-07-10 来源:admin  

  镶嵌在龙州河畔上的明珠



  导语:秀美的三滩位于定安县新竹镇西北部,隶属大株村委会,是一个人口不足800人的小村落,但这里却集中展现了定安的静与美,她被大地碧绿的眼睛——月亮湾环抱呵护着,自然生态保存完好,村中生长着三株形态各异的参天枷茂树,当午后的太阳斜照,从树枝叶的缝隙中散落的阳光,照在乘凉的老人与玩耍的小孩身上,感受到的是那样的静谧安详……  
  最美“月亮湾”  
  龙州河水静又美,孕育三滩月亮湾,船桨划破椰林影,谁家渔船披霞归……这是初见三滩给人的印象,泛舟落日晚霞山水间,正是游三滩月亮湾最好时光。
  月亮湾,是当地人对三滩河的叫法,三滩河是龙州河的水,由南向北流,到了三滩北边,由于受到岩石挡路,拐个大湾往东流,形成了村北面河长约600米,南面河长约500米,河面宽约100米,形似月牙的河湾。月亮湾的水花拍打着银滩,银滩约有300米长100米宽,俯瞰如江边一条银带,滩面常年被水打的痕迹清晰可辨,滩的对面是嶙峋怪石,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倒映碧波树影,被我们划过的船只打破。


  三滩环村路修建是打造文明生态村的第一步。 
 
  我们的船夫洪衍山是三滩土生土长的渔民,他告诉我们,十几年前进入三滩,只能走水路 ,村民进出村子必须乘船。月亮湾对面亭子有旧渡口,是候船亭。据洪衍山回忆,孩提时代的月亮湾非常热闹,一艘钢筋大船横在岸边,上来二十多个人,船一满坐,船夫吆喝一声:“走咯”,拿起一根长竹竿往岸上一挪一送,船就轻浮水面,荡悠悠地驶回家。  坐船是孩子们最开心的事,此外还有游水摸虾,在河滩上做野炊……这月亮湾,承载了村民童年美好回忆,如今修好了次滩大桥,从南边引来了一条主干道,船夫也不当摆渡人了,而是转行当起渔夫,拉网收鱼虾到镇上卖,一天也能挣一两百块。
  这条月亮湾不仅景美,还记录着许多村民童年记忆,讲诉着村中老者津津乐道的革命故事。
  抗战时期,日军侵入琼崖,所到之处烧杀淫掠,在月亮湾对面设立军事点,过了月亮湾,进入三滩村,背部则由中国军队驻守。为了保卫家园,军民同仇敌忾抵御外敌,村民们在村子里设立了一个放哨点,当日本人要渡船时,勇敢的船夫便用竹竿狠击一下船只,发出声响,这是日军进村的暗号,放哨的人如信使般飞奔疾走相互告知,暗中掩护着中国军队,让军队悄然离开。
  “很不幸,因走漏了风声,日军枪杀了我们许多村民,包括12名中国军人。”耄耋之年的叶位祖悲伤地说,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月亮湾,通红一片。 
  神树显“灵”吓退日军
  然而,丧心病狂的日本军并不善罢甘休,抓来村子里来不及逃跑的男女老少约60多人,如牲口般赶到村口小叶榕树下,用月亮湾河水泼到他们脖子上,磨刀霍霍,准备挨个砍头。村民们如砧板鱼肉,惊恐万分。据当地村民讲,正当日军砍刀迎向村民脖子时,突然有一件怪事发生了,小叶榕的大枝干无故折断,枝叶哗啦作响,日军以为神灵发怒,产生莫名惧怕,草草收兵弃村民而走。
  这场戏剧性的突变让村民转悲为喜,村民认为树有神性,是村子的保护神,对树木充满敬意,不砍树成为村民约定俗成的民规。村口小叶榕成为了村民口传的“救命榕”被保护下来,至今枝繁叶茂。
  或许正是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村子到处充满了绿色生机,村里的三棵枷茂树年代久远,成长为参天大树,成为了三滩另外一大亮点。
  这三棵枷茂树如同三兄弟,但又各不相同。村民叶育凯介绍,东边的那棵叫市公江,伟岸挺立,二十米高,躯干直径约3米,三、四个成年人联手抱不拢。“在村民的记忆中,这棵枷茂树原是村树老大,但近百年来,由于树头泥土流失,根系浮露后,它长慢了,藤蔓缠住躯体,披上了美丽的绿‘外衣’,使人们不能看到树干的庐山真面目。”
  北边那棵叫沙罗尾,这棵成了当今村树“老大”,它绿盖占地六、七亩,枝叶苍翠,树干直径约达3.5米,五、六个成年人联手抱不拢,树上一年四季都有白鹭鸟栖息、筑窝,繁衍子孙后代。
  西边那棵叫后村塘,这棵枷茂树跟市公江和沙罗尾相比,个头稍微矮一点,但生得奇、长得绝,堪称村树之宝。据传,原先这里只生长着枷茂树,后飞来了一棵小叶榕,决意要跟枷茂树组建一个“家”,村里人管它叫“茂哥与榕妹组合”。再后来人们就把它们戏称为“鸳鸯树”。
  叶育凯说,这三棵大树生长的三处地理位置,很像“三国鼎立”时代,北边的那棵酷似当时的北魏曹操,东边的那棵又恰似当时的东吴孙权,而西边的“鸳鸯树”,它俩的紧密团结又堪比当时的西蜀刘备与孔明。在村里,他会借用这三棵树,形象化地给孩子讲诉三国的故事。  

 参天大树给村子带来绿色生机。
  原始的三滩美丽蝶变
  三滩是原始的,也是落后的,行路难、饮水难、发展难等是阻碍村子发展的绊脚石。
  今年3月初记者到村子采访时,村里没有环村路,没有村干道、巷道及排水系统,村民住的还是瓦房,鲜有平房,外出务工是村民们主要的收入来源。
  三滩村长叶创发介绍,村里走的都是泥巴路,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是村民生活的真实写照,村子最大的路连车子也开不进来,交通十分闭塞,每到冬季瓜菜收获时节,村民得自己担瓜菜去镇上卖。
  除了行路难,饮水也是令村民头疼的难题。村子大部分人还在打井水喝,当一户人家井没水时,就到其他户借水喝,东凑西借的,才能勉强供应生活用水。村民都巴望着能喝上自来水管送来的放心水。
  晌午或傍晚在村子里时常见到老少在树头闲坐,年轻人并不多见。“全村300个年轻仔,200多个到外面打工了,留在村子里没有发展前途。”两个儿子外出打工的村民钱汉芳说,村民主要的收入来源于外出务工和务农,在村农户以种植水稻、冬季瓜菜、橡胶以及槟榔为主发展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
  4月中旬,村里来了一帮人对村子进行调研,规划文明生态村建设。村民们打听才知,原来是县政府县长符立东到三滩调研。
  符立东对三滩的自然生态资源十分珍惜,嘱咐陪同的相关部门要打造好文明生态村,利用龙州河水上项目,发展三滩乡村游。
  一贯冷清的村子里被频频来访的人们踏热了,工程队也入驻村子里开始道路建设,蝉鸣和隆隆挖土机声响搅热了整个炎夏。
  2420米长、3.5米宽的环村路,380米长、3米宽的村主道,64条硬化巷道和排水系统都在抓紧建设中。
  “一个星期不见就变了样。”包点三滩的村干部深有感触地说。
  叶创发告诉记者,在县委、县政府的重视下,三滩开始蝶变。镇政府扶持村民开始改种传统优势农作物芋头,全村种了200亩,一年亩产值为1万斤;还下拨专项资金,请专家调研,发展龙州河水上项目,修建水塔拉水管,建设文明生态美丽家园;特别是海屯高速开通,进一步拉进了村与镇之间的距离。
  说着,叶创发拿着随身携带的图纸指给记者看,这是新三滩规划图,承载三滩数百名村民的发展新希望。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海南省定安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进入非政府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