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安县政府网

忆峥嵘岁月 传红色基因

发布日期:2020-03-26 来源: 分享到: 【字体:  

母瑞山位于定安的最南部,与琼海接壤,这里蜿蜒着连绵的山脉。沿着蜿蜒的进山公路,母瑞山春天的景象让我们欣喜不已:山上的橡胶林郁郁葱葱,穿境而过的母瑞河清澈见底,天空湛蓝深远,空气清新甜润,汉苗百姓在此安居乐业,一派繁荣的景象。

92年前,琼崖红军在母瑞山建立革命根据地,这里发生过许多令后人铭记的故事,上演了革命火种绝处逢生的奇迹。

一上母瑞山

1928年3月,广东国民党蔡廷锴师和谭启秀独立团来琼对琼崖苏区和红军进行第一次反革命“围剿”后,琼崖革命走向低潮。是年冬,琼苏领导人和红军领导人王文明、梁秉枢和罗文淹率领红军130多名和部分赤卫队员,琼苏直属机关人员,以及军械厂、印刷厂、交通处和医院等附属单位人员共600余人,向母瑞山转移,开辟山区革命根据地。

在敌军的严密封锁下,琼崖红军紧密地团结和依靠当地的苗、汉族人民开展生产自救,创办红军农场、军政学校、军械厂、医院、粮食加工厂、合作社、缝衣组等。

初上母瑞山,迎接琼崖红军的是什么?母瑞山革命纪念园83岁的园长王学广说:“住的没有房,吃的没有粮,穿的没有衣,病的没有药,走的没有路。”

即便如此,琼崖红军依然坚持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到1930年8月,红军队伍不断壮大,发展到1300多人,枪900多支,并成立独立师,第一次保存了革命火种。

再进母瑞山

1932年7月,广东国民党陈汉光警卫旅来琼,对琼崖苏区和红军进行第二次反革命“围剿”,向红军根据地发动疯狂的进攻。琼崖红军利用母瑞山的险要地形,分散兵力迂回作战,由于敌强我弱,红军被打散,损失惨重,师长王文宇、政委冯国卿、参谋长郭天亭等红军主要领导人都相继在战斗中牺牲或被捕就义。就在这个时候,琼崖特委书记冯白驹带领100多人二上母瑞山。

二上母瑞山,迎接红军的是前所未有的艰难挑战。

没有地方住,今晚睡在石洞里,明晚又睡在密林之中。

冷得睡不了,只好烧热野芭蕉叶,一张铺在地上当席子睡,一张盖在身上当被子用。

头发长了,便躺在地上,将头发放在树根上用砍刀砍短。

台风来了,躲无处躲,便在雨中抱在一起互相取暖。

这些困难都可以克服,但饥饿却像魔鬼一样缠绕着母瑞山上的琼崖红军。

“大家没吃过一顿饱饭,刚开始还有个小饭团,饭团后来变成稀饭,稀饭后来又变成更稀的饭汤。没办法,大家只好找野菜、摘野果,下河沟摸鱼抓虾,上树掏鸟窝找鸟蛋。”王学广说。

由于营养严重缺乏,长期靠水煮的野菜充饥,很多人患上了水肿、痢疾、疟疾、夜盲症,个个脸黄嘴尖,眼凹颧突,满身长虱,长发披肩,形似山中野人。

用定安县党史中心副调研员崔开勇的话说,饥饿的红军战士最怕坐下,因为坐下很有可能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在中瑞农场水坡5队22段的路边,当年有棵大榕树,就在这棵树下,有9位饥饿的红军坐下休息,再也没有站起来。

二上母瑞山的这100多人在母瑞山坚持了8个多月艰苦卓绝的斗争,最后剩下25人,于1933年4月突围下山,母瑞山第二次保存了琼崖革命的火种。

老区新气象

为更好弘扬母瑞山革命精神,定安着力将其打造成为海南红色旅游示范基地、廉政教育示范基地以及国防教育示范基地。2014年至今,定安县委、县政府总计投入1.04亿元用于母瑞山革命老区的升级改造,不断提升景区硬件配套,并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复原红军供销社、红军缝衣组和红军交通处等10处革命遗址并完善周边配套设施,形成完整的旅游布局。

此外,县委、县政府还紧密结合革命老区振兴发展,依托红色旅游景区开发,吸引周边居民参与景区内配套服务,支持当地群众参与餐饮、住宿等经营服务,带动当地贫困人口就业。

    相关稿件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海南省定安县人民政府  主办单位:定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中共定安县委宣传部、定安县新闻办公室  技术支持: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898-63839885(政府办)  0898-63830722(新闻办)  电子邮箱:daxxwb@163.com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63830722

琼ICP备05000041号  政府网站识别码:4690210001  琼公网安备 46902102000016号